• 周二. 1月 18th, 2022

曼联新帅朗尼克执教史:德国教练界的教父,曾缔造霍芬海姆奇迹

adminqw17

12月 3, 2021

  本周的会面并不是朗尼克第一次接受曼联的工作面试。

  或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2019年秋天,曼联的技术总监穆塔夫前往莱比锡考察红牛足球集团的设施和企业战略。无比自豪的朗尼克迫切想要炫耀这家实质上由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欧冠级俱乐部,他接见了穆塔夫并共度了8个小时,到最后德国人感觉穆塔夫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自己。当他得知一家未透露名字的俱乐部正在对自己进行背景调查,并接触了他的导师赫尔穆特-格罗斯(结构工程师出身,后来成了战术专家)以及长期合作伙伴拉斯-科内特卡(认同他的足球见解和个性)来了解自己的工作方法,更加怀疑自己被曼联盯上了。

  那两人都给出了非常积极的评价,将朗尼克描绘成一位精力充沛的完美主义者,会注意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但最终,朗尼克没有接到老特拉福德打来的电话。朗尼克始终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曼联委托了那次调查。

  而这一次,曼联的意图就不必怀疑了,在索尔斯克亚离任后,朗尼克将会成为红魔的临时主帅。C罗和队友将会与一位训练中亲力亲为的教练合作。

  ……………………

  朗尼克早早地得到了机会,真的很早。“我算是天生的教练。”他在十月对《红色公报》说道,“即便只是6岁的时候,跟10岁的大孩子一起踢比赛,我也想要挑选阵容,组织比赛,向其他人展示他们能如何提高。”

  此后合作球员的年龄有了变化,但朗尼克帮助其他人踢得更好的热情变得更加高涨。朗尼克2018年在教练之声网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的职责就是提升球员。身为一名主帅,只要球员们觉得在你手下能够提高,他们就会追随你。这才是最强大,最真诚的动力。”而这种感觉是双向的。

  当时朗尼克自己还不知道,但这位63岁的老帅在20出头的年纪就已经在学习现代教练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了,那个时候他还是斯图加特二队的球员,还在刻苦学习争取成为斯图加特大学的老师(英语和体育)。其中一门课程就是新兴的运动科学。

  “我们是个20位男生和女生组成的小班级,所有人都有一定的运动背景。”他说,“有一个女生是最出色的排球队的成员,我当时非常震惊,她们每天的训练时间能达到10个小时,包括两堂健身房训练课和两堂战术演练课。其他项目比足球领先了好几光年。相较之下我们形同什么都没做,只有两个小时的训练,一点点练习,仅此而已。”朗尼克意识到,通过更好的备战,尤其是运动能力和团队比赛模式方面,足球运动员一样能拿出更高水平的表现。

  当25岁的朗尼克被乌尔姆俱乐部解约后,他回到家乡俱乐部FC Viktoria Backnang身兼球员和教练两职。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接管了一线队的运作。“我爸(一位报纸版面编辑)和我会印发比赛指南,我会帮球员缠绷带,因为我学过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有一次为了让球员们重视我所说的话,我将一箱啤酒扔出了更衣室,我禁止球员赛前两小时内吸烟,还给球队引入了赛前热身环节。”

  朗尼克后来说,自己一直致力于为现代足球不断增加的专业岗位寻找最好的人选。在巴克南这样的小地方,他自己就是各个岗位的最佳人选,因为没有其他人可选。等到他后来为那些蓝筹股俱乐部效力时,足坛的管理架构已经复杂多了。到那之后,朗尼克发现人们会负责各自的工作仅仅是因为他们此前长时间干的就是这事,所有人都习惯了他们出现在这些岗位上。没有质量监控,没有改进意识,没人质疑他们信任的工作方式。

  沙尔克04那个大男子主义的俱乐部老板Rudi Assauer(几乎是雪茄不离口)嘲笑朗尼克是给自己加工作量,非要管理球队组织的每一个细节,甚至涉及“告诉大巴司机要如何完成自己的工作”。多年后,朗尼克承认当时自己的工作任务分配做得不好,但他反驳说大巴司机这个例子挑得并不好:“我插手是因为我们的司机有一回竟然在从盖尔森基兴球队酒店到主场的短短路程中迷路了!在德甲历史上,那是唯一一次因为主队迟到而被迫推迟比赛。”

  ……………………

  1984年,巴克南冬季训练营上与瓦列里-洛巴诺夫斯基执教的基辅迪纳摩的友谊赛成了朗尼克的又一个重要时刻。乌克兰球队展示了精细的区域防守和逼抢体系,身为防守型中场的朗尼克被对手一波又一波的压力彻底摧毁。他觉得对手似乎“多了一到两人”。

  这位老师又变回了学生。朗尼克每年冬天都会带上笔记本观摩基辅迪纳摩的训练,尝试搞清楚他们的踢法,以及如何做到的。与此同时,他在德国考取职业教练证时上的战术课程还停留在70年代的想法,强调清道夫和盯人防守的好处。这就是德国的作风。为什么要改变?

  朗尼克和他的导师格罗斯(这位自学成才的教练向德国西南部的低级别联赛介绍了自己的“重视球权的空间覆盖”体系,其中就包含区域防守和逼抢的思想)开始为地区足协撰写教练指南。格罗斯最终在1989年成为斯图加特的发展主管,两年后,朗尼克以斯图加特U21队主帅身份夺得德国青年锦标赛冠军。

  朗尼克还从萨基执教的AC米兰汲取经验,他曾经不断观看从意大利寄来的录像带,直至录像机因公殉职。曾做过推销员的萨基也是人生榜样。当时的德甲俱乐部几乎都是由前球星执教的,但萨基打破了这一模式,表明专业知识比职业生涯的奖杯数更加重要。

  但是体量较大的德国俱乐部不愿意提拔一个无名之辈出任管理一线队的角色。1994年,朗尼克在一线队助教的选拔过程中被无视了,于是他辞去了青训和业余足球总监的职务。朗尼克执教第三级别球队罗伊特林根并升级成功,这让他赢得了乌尔姆的帅位,并在1997年帮助乌尔姆升至德乙。

  人们突然间注意到了:一支缺乏球星压阵和资金投入的球队,靠着新颖的四后卫阵型和团结一致的逼抢向顶级席位发起挑战了。朗尼克受邀去了ZDF Sportstudio(可以理解成德国的MOTD)向广大球迷解释自己的战术体系。这次的节目有着划时代的意义,是免费电视节目上头一回讨论了主教练的战术,不过这也让朗尼克树立了不少新的敌人。知名教练嫉妒这位戴着眼镜的教练界新贵出尽了风头,并对他公开暗示自己的执教思路已经过时了大为恼火。于是德国小报开始跟朗尼克唱反调。他被嘲讽式地形容为一位“教授”和“理论家”,换言之,说得好听但没有真本事。

  朗尼克也被这样的批评吓了一跳。“以国际标准来说,我说的话还是比较客气的,但其他人认为我是在攻击同行。”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后悔参加了那档节目,但他也表示自己不能拒绝这样的机会。身为老师,他想要向尽可能多的人解释自己的足球理念。一位朗尼克的知己对The Athletic说:“拉尔夫在分享知识这方面是非常慷慨的,有时候都有点过头了。”

  朗尼克执教的第二个赛季乌尔姆成绩仍然很出色,他因此再上一个台阶在德甲获得了重要职位:1999年成为斯图加特的主教练。但他立刻碰上了此后在顶级赛事任职始终跟着自己的问题。找他来的人本意就是希望朗尼克带来变革,但当变革威胁到现有的秩序时,当初伸出橄榄枝的高层又开始胆怯。朗尼克的改革热情在俱乐部的复杂权力结构中逐渐丧失,而斯图加特这家俱乐部无论球队成绩有多好都始终不开心。朗尼克剥夺了巴拉科夫的出赛机会,这位老派的组织手并不喜欢朗尼克要求的大量跑动,但俱乐部全力支持巴拉科夫,这让朗尼克非常不爽。几个月之后,朗尼克被解雇了。

  “与他合作可能不大容易,因为他期待自己带来的改变能立刻显现效果。”一位了解朗尼克的德甲官员对The Athletic说道,“对他来说不存在‘明天再说吧’这个答复。他可能会深夜给你打电话说明自己的想法,只要是清醒时段,他满脑子都是足球,而他也希望你能直接给出一个不错的答复。他的要求很高,这可能会让那些不熟悉他的人有点手足无措,因为他希望球员们都能不断提升,短时间内就呈现效果。不过那些能应对这类要求的人会在各自的职业生涯中有大幅成长。他能推着你一路变得更好。”

  ……………………

  被斯图加特炒鱿鱼是朗尼克第一次遭遇真正的挫折。他降了一级执教汉诺威96,但很快就卷土重来,率领球队在2002年升上德甲。与俱乐部高层的冲突导致朗尼克在2004年被解雇,之后在沙尔克,朗尼克赢得了球迷的心,却没能赢得俱乐部高层的长久信任。

  朗尼克再次重置自己的执教生涯,后来证明这次的选择是他的重大突破。富豪迪特马-霍普相信朗尼克的能力,将德国足坛最为人称道的一项大工程交给了他:带领一家真正的乡村俱乐部(当地人口仅有3260人)从第三级别联赛冲上德甲。朗尼克也成功做到了,他的球队踢出了德甲此前从未见过的足球。霍芬海姆招揽了其他德国球队忽视的本土球员,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外援,比如巴西人卡洛斯-爱德华多和路易斯-古斯塔沃,尼日利亚前锋奥巴西,和塞内加尔攻击手登巴巴。霍村用齐心协力的逼抢和快节奏的纵向推进让许多对手难以招五大联赛积分架。

  2008年12月,霍芬海姆以德甲领头羊身份对阵拜仁,赛后国家队主帅勒夫表示:“这可能德甲史上节奏最快的一场比赛。纯粹的高水平足球,这场比赛足以成为整个联赛的招牌。”巴伐利亚人以2-1的比分赢下了这场轰动一时的比赛,但是客队赢得了所有球评的喝彩。《法兰克福汇报》写道:他们的明星就是成功的体系。

  这里的“体系”不止是朗尼克的战术布置。朗尼克为霍芬海姆聘请了一些俱乐部此前从未有过相应岗位的专业人士(视频分析师、运动心理学家),并设计了复杂的训练课,让球员们承受最大限度的心理压力,这样一来比赛的压力反而成了毛毛雨。他的比赛还需要精明的转会策略提供支援。“他只会引进符合自己比赛风格的球员。”格罗斯说,“他的新援大多是年轻人,不超过23岁,思想开放,身体素质不错,思维敏捷。年纪较大一些的球员通常更希望以较慢的节奏投入比赛,因为他们的身体和思维都跟不上了。”

  在公开场合,朗尼克有时候五大联赛积分会给人一种阴沉的印象。但是科内特卡回忆说,教练身份的朗尼克并不是这样的人。“人们跟他相处得不错,因为他有同理心。他是真正的父亲形象,觉得自己应该对执教的球员们负责,会倾听他们的问题。登巴巴和奥巴西等球员多年后还是跟他保持定期联系,因为朗尼克在他们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如果你去问杰拉德-阿萨莫阿(前沙尔克球员),他会告诉你拉尔夫仍在自己身边,乐意随时提供帮助。对拉尔夫来说,最难办的就是让那些在场上表现还行却仍不够好的球员们失望。”

  然而,朗尼克始终做不到在自己的足球信念上妥协。在当家射手伊比舍维奇遭遇ACL重伤后,霍芬海姆的神奇没能一路延续下去,不过当季的最终成绩也不错,德甲第七名。尝到甜头的朗尼克想要进一步大展拳脚,但老板霍普有别的想法。霍普背着朗尼克以2000万欧元的价格把古斯塔沃卖给了拜仁,朗尼克觉得自己的原则受到了侵犯,于是提出了辞职。

  ……………………

  2011年9月22日,朗尼克的下一段旅程结束了。“经过长时间的慎重考虑,我决定休息一下。”朗尼克在那份令人惊讶的声明中表示,“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我的能量级别还不足以取得成功。”

  二度执教沙尔克的八个月后,朗尼克觉得身心俱疲,无法继续胜任执教重任了。其实当时正值他的职业生涯黄金期,他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重大锦标,率领沙尔克成为德国杯冠军,赢得了球迷的热烈掌声,还率队打进了欧冠半决赛(被曼联淘汰出局)。临床诊断结果是“职业倦怠综合征”。由于腺热以及不健康的长时间工作生活方式和饮食,朗尼克不能继续执教。

  当朗尼克接受红牛老板迪特里希-马特希茨的邀约,将自己在霍芬海姆所做的放大数倍,投入涉及多家俱乐部的庞大工程,许多人认为他的教练生涯已经结束了。但朗尼克不这么想。2015-16赛季,莱比锡需要一名教练暂时带队,朗尼克秉承着一贯的“任何岗位都要选择最好的人选”的理念,选择了……他自己。他帮助莱比锡升上了德甲,然后就放下了教鞭,他喜欢退后一步看着俱乐部的后续发展,球员的成长,还有越来越多从朗尼克教练大学毕业的教练们在别处得到了高级职位。

  三年后,朗尼克再次成为自己的救火教练,由于纳格尔斯曼没能跟霍芬海姆解约,他又执教了一个赛季。球队获得联赛第三,并且打进了德国杯决赛,可惜0-3输给拜仁。

  莱比锡是他的杰作,是他场上和场外各种足球理念的具象化展示。但是那些了解他的人们都能看出,朗尼克还有着隐藏得不是那么好的执教冲动,想要回到教练席,与自己直接教授过或启发过的教练们一较高下。当古迪逊公园的高层看中安切洛蒂,朗尼克与埃弗顿的谈判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AC米兰一度接近任命朗尼克,但皮奥利开始赢球了。在任命图赫尔之前,切尔西给朗尼克送上了一份4个月的临时主帅的报价,但朗尼克觉得这个时段太短,没法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其他追求者则不大清楚自己究竟希望朗尼克出任主教练还是体育总监。

  作为少数在这两个岗位上都干得不错的人之一,朗尼克经常被贴上资历过高的标签,对于那些在各自岗位上过得比较安逸的俱乐部官员而言,与他合作也是非常可怕的。德国足协也是一样,他们更倾向于让弗里克接手勒夫的帅位,没有将这个关键岗位交给在不断追寻兑现潜力的过程中倾尽全力的朗尼克。

  一位与朗尼克关系密切的人士认为,曼联的临时主帅职缺来得正是时候:“我不会说他现在处事更加圆滑了,因为他仍然有十足的动力,但他已经学会了分配工作任务,学会了信任他人。”由于职位就是临时主帅,加上朗尼克只需要专注于一线队的命运就好,他不至于跟俱乐部高层有什么摩擦。而且63岁的朗尼克执教经验已经足够丰富了,知道如何管控更衣室里的大牌,如何帮助年轻球员。有了更为细致的指导,桑乔有望在接下来数月里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竞技状态。

  但最重要的是,这位德国教练学校的教父会通过自己的足球理念让曼联成为一支更有组织性,令人兴奋的高能量球队。今年九月,朗尼克出席了教练之声在伦敦的论坛,他向一位听众说道:“想要发展、传授跟教导,你必须先确定自己想踢什么样的足球。这是欧洲足坛所有顶级教练的共同点。他们都知道自己希望看到什么样子的足球比赛,在他们的脑海中,都有一段完美比赛的视频。教练的职责就是将这样的想法转化成球员们的头、心、大脑和血管。这就是你的动力:足球理念的移植。”

  话不多说,开始下载朗尼克足球理念吧。

  (来源:The Athletic,作者:Laurie Whitwell & Adam Crafton,编译:吴文博)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